個人故事,無窮項目!

以《“讓我們所有的夢想實現! ☆”》之心!‌ [翻譯,草稿]

報道 個人文章

原版英文版: https://blog.mindey.com/2015/09/01/infinity-story/

背景問題

問題1 - 知識獲取!

2005年的時候,我的繼父希望我可以去找一份工作。但是我非常不喜歡“爲錢而工作”,我喜歡“爲實現夢想去工作”。其實像很多人一樣,我也知道幾乎所有我們需要的東西都在被工廠製造,然後我們花錢去購買它們。但是我對如何去創造它們更感興趣,而不是去考慮如何賺錢去購買。所以我決定要去學習如何用時間和物理學去創造它們。對於這一點,我需要新的知識。

次偶然的機會,我看到維基百科在2003年的時候,用新的集體編輯模式整理了世界的語義知識,我認識到了我們應該也可以用類似的方法,整理並提供世界通用的程序性知識(辦事的操作步驟),而且這本來就是我最初的想法,事實上在我很小的時候我就希望可以全世界有一種通用的程序性知識。 我花了很多時間思考如何提取並轉化爲程序性知識。因爲有大量的知識都是隱藏的“訣竅”,由於某些因素創造者無法進行分享,我希望把可以共享的信息提取出來,並分享給感興趣的人。因此,我在大學學習數學的過程中,以及在任何的活動中,繼續思考如何把程序性知識來簡單化。我希望可以把它提供給非專業領域但是對它感興趣的人甚至是兒童,然後我寫了這個

只是這類知識的提取就是一個不小的挑戰:我們可以嘗試通過逆向工程,把每一次創造的各個環節遞歸打破。比如在創造新東西的同時生成說明文檔,描寫人們所有創造活動的方法。讓感興趣的人瞭解整個過程,包括使用的是什麼工具,通過怎樣的步驟,最終得到了什麼樣的結果。但是這會需要大量的時間,於是我開始問自己 如何可以自動化記錄這些方法和流程,同時如何最大化其教育的價值?換句話說,就是如何讓知識提供者快速記錄信息,讓每個感興趣的人都可以輕鬆地瞭解所有技術的工作分解結構

程序性知識的表達也是一個挑戰: 每個人的原始知識儲備情況和需求目標都不相同,所以不存在適用於所有人的一種方法。比如有人簡單的問“如何製造一輛車?”,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需求,他們可能問的是不同車的製造方法,這導致我們需要根據每個提問者原始知識儲備的差異,給出不同的做法,同時需要匹配每種車的製造方法。假設世界上每個人都感興趣車子是如何製造的,那麼我們應該有(包括) (7 x 109)2 種可能的答案(假設全球70億人口,只存在2種原始知識儲備的差異。但我們知道,事實上對於原始知識儲備的差異遠不止2種),這個集合還沒有包括不同車子製造工藝的差異性,它將是一個非常複雜的計算難題。

1現在情況→  ◯  ◯  ◯
人2現在情況→  ◯  ◯  ◯  ← 通用的答案
人N現在情況→  ◯  ◯  ◯
            ↑  ↑  ↑ 
            人12N
            目  目  目
            標  標  標
            情  情  情
            況  況  況

(通用的答案應該提供方法如何從任何的“現在情況”得到任何的“車”)

那麼我們應該怎樣分享“如何製造一輛車”這個知識呢?

幸運的是,現在的人們習慣了記錄和完善。我們有標準的計量單位和換算方法,我們可以利用技術圖紙和物理定律來記錄和開發流程,可以依據反覆試驗來完善方法,可以通過故事的方式來分享“如何製造一輛具體的車”。每個企業都有他們所有產品詳細的創建流程,不管是什麼行業。因爲記錄過程也是爲了更好的標準化製造以及完善,所以每當有新的項目開展,人們都會把它分解到步驟,生成工作分解結構。我們只要想辦法收集和分享這些工作分解結構就可以了。 這個假設成爲了我開始建立程序性知識表達的關鍵。我從很久以前(2005年)便開始建立一個維基,用來收集這種工作分解結構。比如我收集的關於哥倫比亞號航天飛機的建設步驟。

通過創建無窮項目,我希望更多的人可以分享(提供和使用)這些程序性知識,讓每個有興趣的人都知道如何沒有錢也可以用時間和物理學生產他們看到的所有的東西。

問題2 - 衆籌難點

2001年我家裏有了永久可以在線的互聯網服務。我發現了一個名爲'Halfbakery.com'的地方,它是一個從1998年到現在一直非常活躍的一個創新論壇。人們在這裏分享瘋狂的創新想法,激烈批評和分析它們,嘗試去驗證你的想法是不是真的,是不是新的,享受這個過程中的快樂。如果他們找到在世界上已經存在了的想法,就會說它是"baked",意味着你輸了(不是新的想法)。我從使用它的第一天就迷上了它,以後的每年我都會提出很多想法。可是雖然我很喜歡討論這些想法,但是我更有興趣通過實現想法來支持自己的生活。可是,遺憾的是沒有人願意爲這些創新的想法去付錢。

就這樣過了許多年,直到誕生了KickStarter、IndieGogo和其它的衆籌網站。可是創新者和發明者們無法通過簡單的方法獲得支持實現想法的資金,爲了得到資源,他們不得不花費金錢和大量本該專注工作的時間來創造有吸引力的原型、有說服力的專業視頻和營銷活動,爲了更好的展示自己的想法給可能的投資人,爲了獲得更多的資金支持。

可是不管是多麼好的想法,如果沒有一個原型,它甚至不能進入衆籌平臺。但是創造一個原型需要的時間和資源是巨大的,大多數人不一定有能力放棄工作去實現自己的想法。很多人離開工作一兩個月就會很拮据,這個時間也許還只是在完善原型,是不是可以被衆籌,是不是有人願意買單都還是未知數。所以他們沒有勇氣去實現自己的想法,因爲這對他們來說風險太大了。其實我在最後一次嘗試去做一個原型的時候,爲了可以專注的完成它,我甚至退出了讀博。我相信任何和我有一樣經歷的人,都能感同身受我說的這些。

沒有原型的想法在KickStarter和Indiegogo這樣的平臺上不能得到資源,這是一個大問題。因爲願意在KickStarter和IndieGogo這樣的平臺上投資的人更像是商人,他們需要快速看到優秀的里程碑,需要立等可取的盈利。而我則希望獲得有共同理想的投資人進行注資,想法不需要精美的原型和冗長的宣講來進行包裝,投資人可以共同討論和提出其他建設性的意見,而不是僅僅做金錢的交易。我們需要熱愛思考、富有想象力,即便沒有圖片和標準的原型也可以理解我們想法的人。就好像是那些願意在 Halfbakery.com、LessWrongEverythingList 等智庫上交流和思考新概念的人。

其實像智庫那樣的社區實際上是存在的,並且發展的很好,在我看來這類社區只是缺乏如何簡單安全地在網站的討論板上公開分享資源,如何激勵資源分享和資源完善的方法。從而我想到如果可以在發佈和評論中增加貨幣交易,讓資源提供者獲取信息流通後的價值,通過有償使用信息的方式,不僅可以促進社區的活躍,也可以帶動更多願意思考的人貢獻更多有趣的想法(誰不願意在思考的同時獲得金錢的鼓勵呢)。我計劃在評論中加入“可編程資金管理交易發生器”,通過科學的算法去計算用戶的貢獻價值。

我希望通過創造無窮項目,讓有理想的人們花費最少的時間(不需要原型,不需要視頻,不需要圖片)利用這些想法去賺錢。

問題3 - 如何在一起!

自從我開始尋找女朋友,我就知道如果兩個人沒有共同的目標,就一定無法走下去。我在尋找可以跟我一起研究科學和一起創新的人,並用這種方式表達互相的愛。我需要熱愛科學,數學和編程的人,因爲我覺得們可以幫助很多人實現夢想。

但是我每次遇到對科學或數學感興趣的朋友時,他們常常會因爲工作的勞累或者公司的保密政策,使他們不想在休息的時間談論關於科學和數學的話題,或者無法進行信息的分享。

我不喜歡這樣,我想可以有大量的時間與我的好朋友們一起思考關於創新的想法,思考如何實現令人振奮的新系統和新發明。 但是朋友們大多數的時間都要去工作,而且這些公司不願意把自己的成果與外界分享。另外隨着年齡的增長,有些朋友有了自己的家庭,他們需要把下班之後的時間留給家人。

爲了解決這個問題,我想到了一個方法,那就是讓我的朋友們可以開放式工作,讓所有有相同興趣的人成爲一個大家庭,這也是我希望通過無窮項目實現的目標。我希望通過創造無窮項目讓我的朋友們可以離開朝九晚五的工作環境,可以自由開放的去實現他們想實現的理想。

前景問題

問題1 - 下定義世界的夢想

在我十幾歲的時候,我自私地想着“如何讓大多數人爲了我的目標而工作?”,我想到了一個解決方式 - 需要找到一個目標,這個目標符合大多數人的需求,這樣大家就會爲了實現共同的目標進行合作。因爲多人合作比獨自完成會更有效率,我用了很長的時間來思考這件事情。

如果我們希望世界有一個好的目標,那麼我們需要先定義“好”和“壞”的標準。在我看來“好”就是讓世界可以保持存在的事情,而“壞”就是會摧毀世界的事情。這標準裏面的“世界”表示萬物(指宇宙內外一切存在物)作爲一個整體,以及它的每一個無論大小的實體(比如人、螞蟻、細胞等)。

這個標準暗示了,我們需要創造一種狀態,使每個實體都可以存在,而且可以充分表達它的性質。後來我想出一個更具體的方式來描寫它,就是“創造一種狀態,使我們實現心中的夢想”。這個描述驗證了“真心性”,即每個實體要把它的意識延伸到全部實體(萬物),用來驗證這個實體的想法確實爲心之所向。比如如果我們身體裏的一部分細胞可以思考(或者創造一種可以思考的細胞),它們會考慮究竟是希望殺死宿主還是促進宿主的成長(因爲細胞和宿主之間是相互依存的關係,沒有宿主細胞也會死去)。我覺得如果我們身體的細胞之間可以有良好的溝通,它們便可以更有效的對待病症(細胞的心中所願)。

通過創建無窮項目,我希望可以通過創造允許人們公開追求他們真正想要的東西的條件來定義一個事實上的世界的目標。

問題2 - 創造友好人工智能!

現如今,爲了增強競爭力,幾乎每個大型組織都會去搭建自己的人工智能。

然而,這些公司的行爲不一定都是正向的,不一定對所有使用者都是友好的。大多數公司和組織並沒有向產品使用者表明他們全部的行爲(是否具有某些隱藏屬性、是否是友好的),使用者幾乎不清楚這些公司和組織他們的自動化業務決策系統是基於什麼標準來實現決策的。

如果某家公司擁有一種強大的人工智能系統,它會比其他公司更有生存力和競爭力,並能傳播開來。

因此,我認爲與其祕密地做自己的個人或公司系統來實現自己的目標,不如開發一個公共的、開源的、包含風險管理的系統,也許這樣會更好。

通過創建無窮項目,我希望創建一個開放的風險管理體系。後期可以通過對訪問數據的收集兼併開發推薦系統,從而創建一個友好、開放、無隱私和可以自我解釋的人工智能系統。這樣所有的信息可以在更大的範圍內回報需求者,而不是隻爲某些組織服務。

問題3 - 全球語言障礙!

考慮到不同語言之間可能存在的溝通障礙,爲了使無窮項目更好的服務於不同語言的使用者,爲了更多人可以更順暢的交流想法,無窮項目將會實現語言互譯,這個互譯可以是自動翻譯,也可以是互助性質的人工翻譯。

無窮項目的設計

世界(X)=夢想!

F(X)=Y

爲了解決知識獲取的問題,我總結出一種“從需求到工作”的工作分解方法。它們分別是:

  • 需要
    • 目標
      • 思路
        • 計劃
          • 步驟
            • 任務
              • 工作

解釋

需要 - 任何的人或者組織想要任何的事情或者東西的時候,他們用一些基礎的概念來描述它,這些基礎的概念指經濟資源即資產(資產=任何東西或者事情)。在無窮項目中,“需求”代表實現這些資產的條件。

目標 - 任何的人或者組織在定義他們的需要的時候,他們需要爲經濟資源(資產)定義目標條件集合(Y),比如 Y: 0 < Y < 2(矢量不等式,Y爲資產向量)。在無窮項目中,“目標”就意味着這樣的條件集合。

思路 - 每當這些人或者組織想出實現目標的想法,實際上他們通過假設動作(X)對世界(F)產生影響得到屬於目標的域(Y)的 F(X) 值。在無窮項目中,“思路”就意味着方程式的解(X)。

計劃 - 每當他們制定出一個計劃,實際上是他們想出了一套具體的動作。這個計劃就是具體的技術(X)步驟,從而可以生成一個動作鏈(x1、x2、x3、xn)。在無窮項目中,“計劃”就是將工作進行分解。

步驟 - 當他們想出具體步驟(xm)的時候,實際上他們需要拿到一些資源,然後把這些資源換成相應的交付成果(ym)。在無窮項目中,“步驟”就是資源兌換成果的過程。

任務 - 當他們清楚任務後,他們爲了實現成果(ym),會做一些具體的動作Z。在無窮項目中,“任務”就是指具體的動作。

工作 - 這些人在做一個任務的時候,實際上是在進行可行性的實踐z’,這種實踐需要交付具體的結果(工作證明)。在無窮項目中,“工作”就是指對可行性的實踐。

所以在無窮項目中,我們提供內容類型和數據庫結構兩種方式來實現這個“需求到工作”的分解。因爲這些工作分解都是公開的,所以我們希望用戶可以通過看這些工作分解來學習如何創造任何東西。並且在學習的過程中他們會理解創造的過程就像解決數據方程式F(X)=Y一樣。

爲了解決衆籌的問題,我設計了“交易發生器”,即用戶可以在平臺上自由進行虛擬交易(貢獻者可以售賣自己的想法)。因爲之前我長時間活躍在halfbakery上,我發現它只是通過用戶投票的多少來描述想法的優劣,並在每個想法前面加上面包(好的想法)和魚刺(不好的想法)的標誌來等級化它們。我希望可以做的更多,比如讓有能力實現這些想法的人去實現它,激勵那些有好的想法的人去分享。

如果20個朋友可以下定義交易發生器每個月發給500人民幣爲了一個朋友做什麼他們喜歡的項目,那這個在做項目的朋友可以有10000人民幣一個月,就應該可以營生。這些交易發生器應該可以解決長期收入爲長期項目的問題。

爲了解決如何在一起的問題,我計劃創建一個開源的系統,所有人都可以去自由的使用它。一旦這個系統開始運行,我們就可以開放的去工作,公開的分享我們的成果。我希望最終我們會模糊公司和家的概念,讓所有人共同去進行創造和生活。爲了保證交易記錄的安全性和完整性,我考慮使用區塊鏈技術,將相關信息永久的記錄下來,這樣每個人都可以去驗證哪些工作是由誰來完成的。

爲了實現夢想,我努力去創建個公開透明的系統。我計劃開源全部的源代碼,並且創建開放的API接口, 這樣每個人都可以在使用的過程中去修改和完善它。

關於創造更友好的人工智能,我計劃用統計和人工智能技術來處理數據,從而達到一種完全透明的方式。每個人都可以看到我們正在優化的東西、使用了什麼算法,以及計算全球風險,並將其計算爲每一項目標的每種資產的概率分佈。

爲了解決語言障礙問題,我開始用一種跨語言的概念圖,用定義和概念來代替單詞,描述人們的需求。所有的內容類型都有它們的“語言”字段,因此,編寫新條目的用戶可以半自動地選擇所寫的語言。這就可以將不同局域網的使用者聚集在一起。

無論如何,這個項目是一項正在進行中的工作,如果您有任何好的意見和建議,歡迎隨時告訴我。 ∞


安靜地
(可選) 請,登錄
語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