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維教學迷宮遊戲

+2  

適用於學生的3D遊戲:學習內容在房間,解決問題解鎖門。

YAML 來源 想法

教育對單個個體和整體社會的全面發展很重要。你有沒有想過將教育遊戲化,使得受教育的過程更加愉悅?

之前在大學時有學習過現在很火的在線公開課,比如,Coursera,Udacity 。有的課無聊的讓人昏昏欲睡。當我在一門課上幾欲入睡,掙扎着強打精神的時候,我開始問自己:爲什麼一上課就變困?爲什麼看兩個小時的偵探片的時候從來都不會困,上兩個小時的課就那麼難集中注意力?如何將看偵探片的勁頭轉移到學習上?於是我想到做個如下的3D迷宮遊戲幫助孩子學習:

  1. 每個房間的牆上有理論,它的應用例子,提示等。
  2. 在每個房間之間有隧道,裏面有門。門上有基於之前的房間的理論的問題。要解決門上的問題才能打開門鎖。

我們不想停止看偵探電影因爲我們想知道它的結局。在這樣的迷宮中,玩家會想知道開鎖門後會發現什麼。這樣我們可以創造一種類似偵探片中的懸念。

這個想法乍一看只是小孩的教育,但深入的考慮下去,它的潛在涉及各種人:小孩,成年人和老人,大學生和職場人士。它可以影響科技發展,加快我們治癒疾病的研究,提高我們控制超級智能的能力等等。想一想 – 隨着孩子的長大,他們學會如何走路,如何開門。他們在成長的過程中要開多少次門!如果從小我們爲了能開門必須要解決各種各樣複雜的問題,那孩子的腦子將非常靈活。我認爲通過這樣的方式,孩子肯定可以比現在更早的學會如何解決各種我們在高中/大學學習的知識。實際上,2歲的孩子已經可以認識形狀,數字。如果在虛擬環境中包括現實的東西上的提示(比如,鍵盤照片上寫小點數),他們可以自己理解要做什麼。比如,在門上看到了5個點,點擊鍵盤上的“5”鍵。我編寫了這個遊戲的試玩版,並且在2歲的孩子身上進行過測試,她成功瞭解決3個門上的問題(關於數字,關於顏色,關於不同的顏色的數)。她媽媽想讓我繼續開發這樣的迷宮遊戲,但因爲我要上學沒有時間繼續而擱置了。

隨着時間的流逝,我越來越覺得這個想法很有價值:(1.) 我們可以在迷宮中添加作業題 (2.) 我們可以在迷宮中添加一些公司提供的實際應用遇到的問題。

這個想法是像“點擊廣告賺錢”,各種公司可以在遊戲平臺上上傳問題,玩家在遊戲裏解決這些問題就可以有收入。當然好處不止於此。

海馬體神經可塑性可以幫忙大人有像孩子的學習能力

我們都知道孩子有特別好學習能力。因爲孩子的大腦的神經網絡在不斷髮展,所以他們學新事物的能力很強。但長大後人的腦子變得不那麼靈活。但根據最近的研究,成年人的腦子也有一些特別靈活的部分。

喜歡旅遊的人可能有這樣的經歷,一天旅遊後在夢到一天走過的路。其實,這個能力在人類進化上非常重要。其實,很多動物(鳥,哺乳動物等)對一些生存攸關的事情有很強的記憶力,比如哪裏可以找到食物,哪裏可以找到資源。

許多記憶力超常的人說他們通過構建情景來幫助記憶。1999年科學家們做了一項研究,測量了出租車司機的大腦。他們測量了剛剛開始工作的司機的大腦,以及工作兩年後的司機的大腦。他們發現司機們的海馬體顯著增大了。[1]

那麼,我認爲如果我們在迷宮的牆上展示各種各樣的圖案/模式,應該可以幫助玩家建立關於所學知識的情景記憶,就像那些記憶天才一樣。

滿足社交需要

想一想:從一個房間可以有多個隧道到不同的其它的地方。玩家可以選擇自己更感興趣的方向。如果多個玩家自己選擇更感興趣的方向,他們最終會發現其他/她有類似興趣的小夥伴。

我們都有興趣發現特別的、我們喜歡的、跟我們有類似的興趣的朋友們。所以,現代的世界很多人對社交網絡上癮。找朋友們是一種需要。社會網絡滿足它。

想想如果我們玩家解決了問題可以發現對同樣領域感興趣的朋友。比如,我對天文學感興趣,去了那裏,開始解問題,解決了之後在另一個房間發現已經解決它的其他玩家。因爲這是一種辦法能找到有相似興趣的人,我覺得很多人解決問題的動機也可能爲了發現朋友。

預防老年癡呆症

有老年癡呆症的親戚的小夥伴都知道,一個人丟失回憶、甚或丟失經驗多麼痛苦。可是,最近的研究發現,開車的老人患老年癡呆症的機率較小。科學家發現,其實沒有必要實際上開車,給老人遊戲玩兒同樣有效[2]。給老人在這樣的系統裏玩兒,就可能可以幫助其更長時間不發病。

設計

想像在某個森林,或者在城市附近的自然環境,好玩和舒服的地方,玩家開始走路探索,發現各種樹洞,或者鼴鼠洞。試試進去就發現在裏面的房間和隧道的迷宮,基於下面簡單的設計。

我首先希望做個非常簡單的,模塊化的迷宮生成工具,爲了老師們可以創造自己的課程,附加學習內容、視頻、文章、問題等。我希望做個非常簡單的、簡約主義的程序,爲了可以自動生成多種 織紋/大小/方向 模式的迷宮,而且爲了瀏覽這個迷宮不需要太多處理能力。我選擇的最簡單設計是長方體系統。長方體的房間,而且在牆上可以掛上對象,比如圖片、視頻,隧道到另有一個房間。老師可以加房間,加隧道,在隧道里加門(=問題),在隧道的尾端掛上另一個房間,這樣類推。爲了每個老師可以簡單地編輯它。我4年前編輯的測試系統就包括了這些功能。爲了減少內存的需要,我們可以只加載鄰近的房間而不是加載所有的迷宮。

現在,我覺得如果我們合併了上面描寫的兩個事,就可以做個更有意思的玩家。

爲了一些更有意思和無法預測的體驗,我們也可以隨機化鄰近的房間,這樣每個玩家可以有一點不同的經驗(一點像顆,如果瞭解下房間的材料沒有必要學習之前的房間的內容,可以隨機化,否則就像要預修課程,不太可以很多隨機化)。

然後讓各種各樣的老師們和組織創造自己的子迷宮,連接到一個大迷宮。每個組織,比如,公司,可以有自己的子迷宮,而且爲了進去這個公司的子迷宮可能需要先過去一些其它的迷宮。

其實,就好像現在組織對每次點擊付費廣告花錢,如果想在有多聰明人的迷宮附加自己的問題,組織可以對子迷宮的所有者花錢,就是每次解決問題開門付費迷宮可以給一個辦法對玩家也賺錢。

啓示

想象,在下一些十年,機器學習和人工智能技術,有可能會超過人的大腦的能力。我們有風險計算機會比人更《聰明》,而且人沒有聰明到能夠控制人工智能。現在世界有70多億人在地球上。這些人就是我們的最大的資產。我們必須想出新的辦法來合併我們的智慧,從而形成合作的力量,否則很快人工智能會比人更強大。

有些公司特別專注計算機的發展(比如發展計算機能力模擬大腦)。但是,爲了幫人理解計算機,我們要多關注通信技術。這還不是全部的可能性。想想,未來我們可以請玩家做遠距外科,或者控制無人機,設計東西等...

結論

這只是一個我們如何可以改善和提高人的能力解決問題的例子。如果我們有更多、更好的主意,早一點分享吧。教育是所有技術的基礎,而這個想法是一個也許可以像真空管運輸對運輸業那樣實現教育和工作遊戲化。哪一個 “超迴路列車”更重要——交通的,還是教育的 ?

[1] Eleanor A. Maguire, David G. Gadian, Ingrid S. Johnsrude, Catriona D. Good, John Ashburner, Richard S. J. Frackowiak, and Christopher D. Frith: Navigation-related structural change in the hippocampi of taxi drivers. PNAS, 1999.

[2] Preventing Alzheimer's Disease: Video Games May Help Seniors Retain Cognitive Function.

[3] 我的在2012年創造的測試系統





(別通知) (可選) 請,登錄

我實際上花了大約一個月的時間,大約{240}小時來製作原型,這是here,並退出了我的博士學位研究以學習如何做。 :)

I actually spent about a month, that is about {240} hours to do the prototype, which is here, and quit my PhD studies to learn to do it. :)


哦,是的,正如所提到的那樣使學習不再是瑣事,將其作爲計算機遊戲


因此,因爲firestormviewer.org允許在Linux上使用SecondLife,只需與一所大學簽約,向他們出售在SecondLife中製作地下Borg立方體的服務,並且僱用現有的製造商,以及爲Blender構建庫以自動爲SecodnLife製作Borg多維數據集? (請參閱鏈接)

So, cause there is firestormviewer.org, allowing to use SecondLife on Linux, -- just contract with a university, to sell them service of making underground Borg cubes in SecondLife, and hire existing makers, as well as build library for Blender to automate Borg cube making for SecodnLife? (see link)


機會:結合使用great.org問題,khanacademy.org視頻以及類似secondlife.com的環境並進行解謎。想法:在這些組織之間召開會議,包括下放。此外,Dual Universe似乎是不錯的選擇。

Opportunity: use brilliant.org problems, khanacademy.org videos, combined with secondlife.com-like environment with puzzles to go through.

Idea: make a meeting between these organizations, include decentraland. Additionally, Dual Universe seem to be a good match.


該遊戲可以模擬從亞馬遜,阿里巴巴等購買的設備,以使該設備作爲可以在虛擬物質上運行的虛擬對象而出現在遊戲中,從而通過使用工具,教孩子如何將一件事物轉換爲其他事物:他們長大後更有可能購買這些工具。它甚至可以幫助公司出售商品,因爲這些買家可以在購買前在虛擬世界中建立自己的原型。

This game could simulate buying equipment from Amazon, Alibaba, etc., to have that equipment pop into the game as virtual objects that can operate on virtual matter, that way teaching kids, how one things can be converted to others, using tools: so that they are more likely to buy those tools when they grow up.

It could even help companies sell things, as this buyers could prototype their set ups in virtual world before buying.


幾年前,實現這個想法的方法可能是從頭開始構建一些東西,但考慮到Dual UniverseGoogle AdWordsBrilliant.org作爲問題來源,以及Khan Academy作爲教育材料來源,目前,採取併購方法並與所有這些方面討論可能的合作非常有意義,並以AdLocks作爲Google AdWords的擴展任務授權Google AdWords ,Dual Universe和體驗方面。意識形態遊戲玩法的領導者或顧問可以是Notpron和Supraland的創建者DavidMünnich。我認爲Gleb Skibitsky(關於3D互聯網教育的想法)和SecondLife的Firestorm viewer的創建者可能也是出色的顧問。

另一方面,用於問題放置的分散市場的協議級實現也在討論之列。對於某些類型的問題,甚至更容易驗證解決方案。此外,在這種迷宮中,UpWork可能是行業中任務的來源。只是想象這能吸引多少人的注意力並引導他們進行有意義的問題解決和教育,這真是令人費解。我認爲我應該與人們交談,也許我們可以有人對此進行熱情的工作。

A few years back, the way to realize this idea might have been to build something from scratch, but considering that there's Dual Universe and Google AdWords, and Brilliant.org as problems source, and the Khan Academy as an educational material source, currently, it makes much sense to go M&A approach, and discuss a possible cooperation with all these sides, tasking Google AdWords with AdLocks as extension of AdWords, the Dual Universe with the experience side. An ideological gameplay leader or consultant could be David Münnich, creator of Notpron and Supraland. I think Gleb Skibitsky (thoughts on 3D internet for education), and creators of Firestorm viewer for SecondLife may be great consultants as well.

On the other hand, protocol-level implementation for decentralized marketplace of the problem placements, is also on the table. For certain types of problems it may even be easier to verify solutions. Additionally, UpWork could be the source of tasks from industry in such a maze. Just imagining how much people's attention this could capture and direct towards meaningful problem solving and education is mind-bloggling. I think I should talk with people, and maybe we can someone passionate working on this.


明迪:新年好〜 我在教育行業,根據你的想法,應該可以做一些對人類真正有益的事情。該如何開始呢?


謝謝[瞬態],新年快樂。我認爲一種開始的方法是對學生使用GeoCaching,其中,地理緩存可以釋放世界的更多位置。我們的世界已經有了很多空間。考慮導致新地點的作業問題。 ;)

Thanks [transiency], happy new year as well. I think the one way to start is to use GeoCaching with students, where geocaching unlocks further locations of the world. Our world has got quite a lot of space already. Think of homework problems that lead to new locations. ;)


//考慮導致新地點的作業問題//

喜歡這個!也適合創業培訓

// think of homework problems that lead to new locations //

love this! suits business startup training too



    :  -- 
    : Inyuki
    :  -- 
    

Ruta,

我意識到可能與 XMaze 相關的一個想法是減少問題的複雜性並將其作爲隱喻暴露並使用隱喻來驅動真實事物的想法。 想想計算機性能。我們能否將計算機處理可視化爲流程圖和汽車圖,並允許人們嘗試不同的汽車佈局、交叉路口和環形交叉路口?並調整道路寬度和長度並自定義各種屬性以創建更快的軟件?

One of my ideas, which I realise could be linked to XMaze is the idea of reducing the complexity of a problem and exposing it as a metaphor and using the metaphor to drive the real thing. Think computer performance. Could we visualize computer processing as a flow and car diagram and allow people to try different car layouts and junctions and roundabouts? And adjust road width and length and customise various attributes to create faster software?



    : transiency
    :  -- 
    :  -- 
    

chronological,

語言